新聞資訊news
C公司新聞
在50℃密室內,不放過一個螺栓隱患
日期:2018-3-23   閱讀:1275次
  當車速接近300公里/小時的京滬高鐵飛馳而過時,幾乎不會有人注意到高鐵橋墩下正在發生的點點滴滴。更鮮有人知曉的是,在縱向的橋墩與橫向的梁體之間有一條“密道”,它就像是一個“橋肚子”,一年365天,都有鐵路工務段的一線橋梁工穿梭于此,在缺氧、低壓、不通風的作業環境下,進行檢修。它的穩固與否,將直接影響到高鐵的安全通行。鐵路同行親切地稱呼他們為“橋肚子”里的“醫生”。
  昨天,勞動報記者和這些來自于上海鐵路工務段的“醫生”一起,進入了架通京滬高鐵丹陽至昆山之間的丹昆特大橋下的一段“密道”,在4995個橋墩上感受著“醫生”對77568個螺栓的望、聞、問、切。
  “橋肚子”里面蒸桑拿
  “這座橋上的4995個橋墩、19392個橋墩支座、77568個螺栓,每一處我都特別熟悉。”剛上到橋墩,上海鐵路工務段蘇州北高鐵線橋車間橋梁工區的副工長龔明華就滔滔不絕起來。他口中的這座大橋名叫丹昆特大橋,全長164.784公里,兩端連接著京滬高鐵線丹陽至昆山間的空間距離。
  京滬高鐵開行六年來,龔明華和他的工友們就像是“主治醫師”一樣,負責這座橋的梁體、支座檢修任務,而這些設施設備都位于大橋鋼軌下方的“密閉箱子”里,簡單來說,這里就是大橋的“橋肚子”。“醫生”需要走遍這座橋的每一處角落,檢查支座上的每一個配件。
  由于是相對密閉的空間,箱梁內部通風不好,夏天在里面邊行走邊檢查,不出十分鐘,汗水便把工作服全部浸濕。室外30℃的天,“橋肚子”里的溫度至少達到40℃以上。而由于混凝土熱傳導效率較低,經過長時間高溫炙烤后的外壁,還會不斷將熱量向梁箱內傳遞。
  “到了下午,梁體內部的溫度已接近50℃,這里更像一個蒸鍋。我們一天能免費洗幾把桑拿”,技術員陶三東抹了抹汗珠,跟同事們打趣道。
  “見縫插針”透口氣
  由于氣溫變化,橋梁有時會“患上”混凝土掉塊、鋼筋外露等“疾病”,這也是橋梁工們最為辛苦的時候。每當這時,除了日常的檢查,他們還要按照任務要求,對橋梁病害及時進行修復。
  檢修人員將灌漿材料事先準備好,由人力背到現場,再進行現場調制,針對梁箱內的病害點,進行灌漿作業……經常一套動作下來,年輕力壯的小年輕都已累得喘不上氣了。
  每次結束一段梁體檢查后,橋梁工不得不到橋墩支座的縫隙處呼吸一下新鮮空氣。“從悶熱的環境到了相對通風的地方,感覺舒適不少”,橋梁工孔敏江說。
  橋體上的“千錘百檢”
  支座是橋墩和梁體的關鍵受力點,而整個丹昆特大橋正是由一個個支座支撐起來的。因此,連接支座和梁體的螺栓成為了關鍵中的關鍵。“醫生”們也必須對支座、梁箱、螺栓、防落梁裝置等進行全面“體檢”,保證大橋的安全。
  此外,橋梁工們還要用小錘敲擊支座上的螺栓,“每次出來,至少要敲上5000多次錘子。”剛進單位沒多久的賈海平說:“剛接觸這項工作時,下班后經常手酸得抬不起來”。
  檢查完一墩四組支座后,橋梁工們便順著檢修階梯往上爬入梁體內部進行作業。而在這個“黑箱子”里,橋梁工們需要使用頭戴照明設備才能將箱體內的角角落落照個遍,再用檢查錘挨個敲擊,“一是要仔細觀察箱梁上有沒有裂痕、有沒有‘蜂窩’、‘麻面’,還要看看泄水管有沒有破損”,橋梁工袁建勛告訴記者。
  每次檢查,雖然橋梁工在“橋肚子”里單程距離只有1.5公里,但敲打、觸摸、聆聽、目測……在往返3公里的“密道”路程中,橋梁工至少需要在一片漆黑的梁體內待上6個小時,十分考驗體力和耐心。
  長期的重復工作,使得橋梁工們的背都有不同程度的彎曲,臉上因為梁箱內的灰塵,看起來也總是黑黢黢的。然而,他們還是日復一日地堅持著,不落下一個死角,不放過一處隱患。因為他們每跨出去的一小步,都肩負著確保京滬高鐵安全、平穩行駛的巨大責任。
Copyright©  2013 揭陽市揭東縣銀馬五金制品有限公司 
POWER BY : 深圳網絡公司:永圖 百度統計
揭陽市揭東縣銀馬五金制品有限公司是一家專業生產纖維螺絲, 墻板螺絲 ,鋼釘,家具螺絲的螺絲廠家

友情鏈接:電機殼| 揭陽冰箱出租| 鋼纖維井蓋| 熱轉印花膜廠家| 微電機殼| 微電機廠家| 鋼纖維井蓋| 不銹鋼小合頁

老司机在线精品视频网站_精品中文字幕有码在线不卡_最近中文字幕完整免费视频